当前位置: 首页 > 对“温州帮出逃”的冷思考
 
对“温州帮出逃”的冷思考
时间: 2017-04-27 19:01:34 | [<<] [>>]

对“温州帮出逃”的冷思考   

                                徐王婴

有报道说,自414日被监管层公开点名后,备受关注的“温州帮”游资,便进入疯狂的甩货出逃模式,多股遭殃,极其血腥,丝毫不给喘息机会。

   一些报道把近期股市的“闪崩”归罪于“温州帮”。诸如《“温州帮”作妖?6A股同步跳水跌停》、《多股遭殃!“温州帮”携大量资金出逃出货方式极其血腥》等标题,让人一眼“洞穿”此次股市暴跌的“元凶”。

关于“温州帮”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比如报道所举能科股份的例子:该股自324日至414日一直高位横盘,417日便跳空暴力下杀,封死跌停板,此后6个交易日内,跌幅累计达到46.86%。与此同时,从418日的龙虎榜买卖席位来看,买卖席位大量可见“温州帮”游资背影。

 窃以为,“温州帮”的炒作与进退固然令人侧目,探究其背后的渊源却有更深的意义。

    首先要声明的是:“温州帮”不等于温州商人事实上,“温州帮”的操盘者不一定是温州人,更多的是一些私募机构利用股票配资,借用温州的资金在操作某些股票上获利。除温州之外,杭州、青岛等城市也是股票配资资金较大的城市。在这里,“温州帮”,成了被机构利用的民间资金的代名词。

之所以做这样的界定,是要厘清这样的事实:资本市场的操盘手更多的是机构而非昔日走街叫卖的“散兵游勇”;也非热衷产业投资的实业资本。

当然,舆论上喊打“温州帮”,对温州商人甚至整个浙商群体都有警醒意义。回想30年前的浙商。他们走街串巷,弹棉花、补皮鞋,挣人家看不上眼的小钱;再后来,在温州、台州、义乌等地前店后厂,挣的还是人家不以为然的辛苦钱。浙商的崛起,首先是因为他们不惜挣小钱,不惜挣辛苦钱!说到底,“簿利多销”的微利思想,才是浙商兴起的根源。

曾几何时,在暴利思想驱动下,炒房、炒矿,甚至炒热钱成为一种热潮?以至于部分温州商人的投机“热炒”,成为整个温州商人的代名词?

事实上,温州商人的主流仍在坚守产业经济的主阵地。且不说南存辉,这个当年的“修鞋匠”,用32年把修鞋摊变成了400亿的电气巨头;也不说“胆大包天”的均瑶集团不仅成功实现了航空梦,还成了首批民营银行的发起者与大股东;更有星湖黄伟、奥康王振滔、美特斯邦威周成建等一大批温州商人,在拥抱互联网的同时,孜孜不倦地在实体经济的土壤上耕耘。

从这个角度讲,温州民资也好,更大范围的浙江民资也好,在把散钱、活钱交给别人打理的时候是否可以更多一些选择?

对于古道热肠的我来说,乐见温州帮赚钱,更乐于看到温州商人的再次崛起。

 

股市“狙击手”不仅仅是“刘主席”。连续的暴跌,同样引来网络上对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口诛笔伐。当然,也有坚定的“顶刘派”大声叫好的。

的确,刘主席的“铁腕”称得上“空前”。有关人士评说其对扰乱市场行为的查处,其速度、其坚决、其力度前所未有;其面对金融大鳄玩弄上市公司、弱化中国实体企业健康的行为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出手果断;其对上市公司不良行为的质疑频率,对IPO公司质量的把握前所未有。因此,本着“苟利A股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公心,应该对其铁拳整治市场的决心和行动加以赞赏。分析人士认为刘主席的招术可圈可点。比如,其一方面对上市公司的行为严加整治,一方面对二级市场的操纵者断其手臂,再一方面对拟上市公司严格把关……

 旁观刘主席的“最强监管”,无非是要正本清源,还股市一个公平、健康的市场环境(当然,中国股市不仅需要监管,同样需要建设)。所以说,数额巨大的罚单只是“最强监管”的表象,其背后是对资本市场各种乱象的“刮骨疗伤”,以及扎紧制度篱笆,提升监管执法能力的努力。

不仅仅是证券市场迎来了“最强监管”,随着“郭主席”主政银监会和保监会主帅的更换,我们的“一行三会”,“步调一致”地掀起了金融圈的监管风暴。

因而,股市也好,房市也好,其他更大范围的民间资金也好,热钱在追逐暴利的时候遭遇了诸多强如“刘主席”的“狙击手”。

“温州帮”的撤退,能否倒逼民间投资的回升?提出这样的问题,显然是内心有着许多期许。那就是希望民间投资的回暖能够带动中国经济的走强。

在房地产严控,银行与股市双双去杠杠的背景下,民间游资对暴利的追逐显然遭到了各方狙击。毫无疑问,监管层的用心良苦是引导资金的“脱虚向实”。

而此次“温州帮”血的教训,是否让人明白这样的道理?面对暴利蜂拥而上的后果只能是被割了韭菜,而被贪婪与恐惧所支配,最终只能落荒而逃。

诚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充分竞争以及监管的日益完善,正在逐渐消灭暴利。但另一方面,随着寡头乍现以及“防不胜防”的市场漏洞,暴利的诱惑正像鸦片一样腐蚀着人们。草根出生的浙商,能否保存当初的纯朴和草根精神,就像当初“小产品能够做出大市场”,凭借微利,也能走出一片天?

李稻葵教授曾表示,中国经济自发的投资能力及增长能力还没有营造出来,尤其是民间投资低迷。一旦民间投资能够回暖,中国经济这一轮的恢复不只有6.7%6.8%,可能还会高一点,这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

虽然难说股市“狙击战”能否带来资金投向的“此消彼长”?但417日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民间固定资产投资5731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7.7%,增速比1-2月份提高1个百分点;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61.1%;这是自2012年以来中国民间投资增速放缓以来最快的增速。

市场经济潮起潮落。但人们对以温州商人为代表的浙商,以及对民间投资回暖的期待却是一致的。希望人间四月天的春风能够催出民间投资的新热潮。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