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假如“二当家”不“二”?
 
假如“二当家”不“二”?
时间: 2017-03-30 19:48:25 | [<<] [>>]

假如“二当家”不“二”?

                                徐王婴

深夜“裸辞”,震惊业内的同时令人唏嘘不已。

复星当家人郭广昌和“二当家”梁信军,分别发表了情真意切的“致复星同学信”。反复品读,字里行间透露的情怀、胸襟、气度与境界,皆令人感佩。

公开声明之外,社会上难免有种种猜测。是兄弟阋墙还是要另立山头?即使没有郭广昌“不要听信谣言”的解说,笔者亦相信:凭着郭、梁二人的胸怀和境界,无论是分与合,当是君子之坦荡,而非小人之戚戚。

但由此,笔者却联想到一个这么一个话题:中国企业,假如“二当家”不“二”,又该怎样?

必须强调,这里的不“二”,有几层含义。一是不甘居人之下,不甘为老二;二是身体或能力不能为二;三是“二当家”形同虚设……

都说水浒中,晁盖与宋江的生死之交之所以会破裂,就在于宋江不甘为二。

义字当头的水浒兄弟尚且闹了个离心离德的结果,直叫人生出几许感慨:问世间,兄弟情为何物?

其实,江湖义气与兄弟情怀并不能成为合伙人长期共进共退的根本保障。合伙人之间要有价值观和文化的认同,有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机制,有取长补短与合作共赢的分工合作,有互相欣赏与包容的情怀与胸襟。

相对来说,但凡有合伙人的创业企业,其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方面要优于传统的家族企业。据传,杉杉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郑永刚曾述及他对复星的看法,这位浙商老大哥曾不无羡慕地评价说:“复星的发展是不可复制的,他们的四人团队也是不可复制的。”

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复星集团的创立发展,确实被外界视为华纳兄弟式的创业故事。复旦校友郭广昌、梁信军、汪群斌、范伟乃,共同打造了一家坐拥4000多亿资产,颇具传奇的投资控股型公司。

值得欣慰的是,在习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浙商群体中,终有一拨人选择了合伙(或团队)创业。比如以阿里系、浙大系、海归系为代表的新浙商。即便是老一代浙商,也在创业中也屡传合伙人佳话,如西子联合的王水福与陈夏鑫,精功系的金良顺与方朝阳……

相比这些合伙人共同打天下、共同坐天下的企业来说,许多浙商企业,是只有大当家没有“二当家”;是只有“一”没有“二”的,即便设了“二当家”之位,亦是有名无实。也因此,笔者特意提出这样的命题:中国企业,假如“二当家”不“二”?

 显然,郭广昌是深谙“二当家”之重要性的。为此,他在公开信中,细数与梁信军的创业往事,直言梁信军作为企业二把手的不易和艰辛,并真情流露道:“实在太多的抱歉,太不容易了”。并做自我反省说,“是不是就像爬山,有时候我没有顾及大家是否疲惫,却一直望着更高的山峰,心里总想着跟大家一起往前走。但其实,可能我们队伍里面已经有同伴需要喘口气、需要休息了。”

是的,老球员总是要下场的,重要的是一支球队,总要有新的球员补充进来。

与其说是梁信军“裸辞”,莫如说是郭广昌与梁信军心照不宣地达成了某种默契。人们看到,就在梁信军辞职的同时,复星新增了龚平、康岚等8位高级副总裁,以及辜校旭等3位副总裁,据说他们将在复星的全球化和智造复星全球幸福生态圈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此外,复星还拥有包括JorgeHenriFranz三位外籍合伙人在内的一批优秀的全球合伙人。

毫无疑问,一个更大范围的“合伙人”制度正在复星和旗下企业的各个层级推广、完善。在这样的制度下,复星可以说是“战将如云”。诚如郭广昌所言,“更加年轻、专业、有全球视野、富有企业家精神的同学层出不穷。”

如此,复星的“二当家”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复星不仅仅有“二”,还有“三”和“四”。而这一切,都是围绕着“合伙人”升级所展开的。

 原来,“二当家”不二,也可以有好多种演绎。关键,在于导演的心智与能力……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