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借道G20,积极打造浙江经济“...
 
借道G20,积极打造浙江经济“新生态”
时间: 2016-09-09 21:12:44 | [<<] [>>]

借道G20,积极打造浙江经济“新生态”

 

来源:市场导报

 

 编者按:   举世瞩目的G20杭州峰会圆满落幕。我们的浙商以此为契机,弄潮儿向涛头立,创新、活力、联动与包容,开始了转型升级、做大做强的新征程。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为杭州、浙江点赞。作为峰会的东道主,杭州各行各业为服务保障G20做了很多的努力,凸显“山美、水美、人更美”的杭州城市气质与软实力。

借道G20,积极打造浙江经济“新生态”

                              徐王婴

    刚刚落幕的G20杭州峰会举世瞩目。

    习近平主席在峰会上提出的中国方案,获得了国际社会赞誉;《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则进一步明确了二十国集团合作的发展方向、目标、举措,就推动世界经济增长达成了杭州共识。新的全球增长,或从G20杭州峰会开启。

 

    作为东道主的浙江,不仅全力承担和保障了峰会的顺利召开,更是以浙江经济的新生与活力响应了会议的主题??创新、活力、联动、包容。

从“浙江制造”到“浙江智造”的嬗变

    如果说“抢购日本马桶盖”的新闻曾经让中国制造蒙羞,闪耀在里约奥运会上的“浙江制造”则为“MadeinChina”扳回了一局:迈入全球安防行业第一方阵的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战胜了日本松下、加拿大Avigilon、韩国三星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抢下奥运会官方合作伙伴项目,为里约奥运会提供270IP网络高清球机 (360度旋转球形摄像机),成为本次奥运会上高端“中国制造”的代表之一。

    回望历史,浙江经济的快速发展得益于浙江制造的崛起,而浙江制造依靠的是遍布于浙江的500多个块状特色经济区。毋庸讳言的是:浙江制造曾经是低价低质低端的象征。浙江的块状特色经济若要继续成为浙江经济的优势而不是劣势,惟一的出路就在于浙江制造的提升。为此,浙江于2014年底在全国率先打造首个区域性公共品牌“浙江制造”,着力将“浙江制造”培育成国际国内的先进品牌。方太集团、雅戈尔集团、杭州汽轮机股份和浙江菲达环保公司等企业成为“浙江制造”首批认证试点企业。

    以方太集团为例,1994年,茅理翔创立的主营电子点火枪的宁波飞翔集团,其时已做到世界出口量第一,却因为技术含量低,在低价困局里越陷越深。而后,他决定与儿子茅忠群一起转型做厨电,成立高端厨电品牌“方太”。如今,方太每年将不低于销售收入的5%投入到研发当中。2015102日,包括方太在内的66家中国品牌集体闪耀于纽约时代广场。登台于这样的全球品牌秀场,无疑是浙江制造最好的亮相。

    而浙江制造的品牌提升,莫过于实现从“浙江制造”到“浙江智造”的嬗变。目前全球正迈向以互联网+、人工智能、3D打印、自动驾驶等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也即智能时代。为此,浙江出台了《中国制造2025浙江行动纲要》,选择了机器人与智能装备、新能源汽车与现代交通设备等11个产业作为发展重点,以期实现从“浙江制造”到“浙江智造”的嬗变。

    事实上,浙江早已在诸多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谋篇布局”。比如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融合形成的“互联网+”领域已处于领跑地位;其他如药物、基因测序等生物医药领域,人工智能、智能机器人等智能制造领域,集成电路设计制造、无人机、3D打印等高端装备制造领域也取得可喜的成效。以杭州为例,杭汽轮、西子航空、杭叉、新松机器人、先临三维等众多杭州先进装备制造业企业,已在全国和全球市场中都占有一席之地。

    浙江外贸进出口总额增速为何能领全国之先?毫无疑问,背后的一个支撑点就是“浙江智造”的崛起。

从互联网加到互联网乘的提升

    从“浙江制造”到“浙江智造”的嬗变,与其说是智能化的一种突破,不如说是互联网+带来了传统制造业的变革。

    应该说,浙江是互联网+的优秀生。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的连续召开即为佐证。也正是互联网+的神奇功效,带来了浙江信息经济的繁荣。

    诚然,互联网充当了传统制造业转型的“药引子”。最为直观的变化是,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其次是“互联网+”带来的制造模式的变革。比如位于诸暨的洁丽雅集团,借助互联网实现了从“F2C”模式(即从工厂直接到消费者)向“C2F”模式(即终端消费者对工厂的订制)转变,目前洁丽雅毛巾线上销售占国内毛巾产品线上销售的25%左右,份额居全国第一。又比如娃哈哈,“互联网+”带来了制造模式的变革,企业已自主研发多款自用机器人,除了在全国几十个生产基地自用,还进行输出;而像娃哈哈这样老树发新枝的传统制造企业,在杭州还有很多。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实现融合创新,制造企业的内外部组织从有界趋向无界、从有形走向无形、从垂直变为扁平的嬗变过程。

    对此,华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佩民先生日前对笔者提出了新的观点??“从互联网加到互联网乘”。

    那么,互联网加与互联网乘有什么不同?

    宗佩民先生说,互联网加是外延对接互联网;互联网乘是内涵融合互联网。

    在他看来,要发挥互联网乘的功效,企业必须具备以下条件:1、放弃了抵触情绪,开始自觉拥抱互联网;2、企业内部运行体系与互联网高度融合;3、建立了全网营销体系与客户数据管理体系;4、建立了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智能制造系统;5、建立了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智能物流系统;6、懂得利用云端服务并且学会在云端服务客户……

    于是,人们看到:在温州乐清,正泰电器实施了“基于物联网与能效管理的用户端电器设备数字化车间的研制与应用”项目,该项目的实施,将生产效率提高20%以上、运营成本降低20%以上、产品不良品率降低10%以上、能源综合利用率提高4%以上、产品研制周期缩短20%以上。

    而互联网乘的作用决不单单是传统制造业,还在与我省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等万亿产业的联动。事实也如此,继获得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国家示范区、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等试点之后,浙江又被相继列为智慧城市、三网融合、云计算、跨境电商、下一代互联网、农村信息化等30余项国家级信息经济相关的试点示范,数量和种类居全国前列。

这一系例的试点与示范,将是“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这一G20峰会主题的最好诠释。诚如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上的闭幕辞所说:“我们决心创新增长方式,为世界经济注入新动力。”如果说,全球都在聚焦“创新增长方式”,笔者相信:互联网乘,将成为浙江经济“创新增长方式”的新篇章。

从“草根浙商”到“世界浙商”的跨越

    诚如此次峰会所强调的:全球经济的希望在于重启供给侧改革和创新增长,更重要的是付诸行动。毫无疑问,市场的主体是企业,改革与创新的主角将是企业家族群。企业的转型升级当以企业家的自我跨越为前提。

 

    本届B20峰会,参与的中国企业达156家,占到了总数的三分之一,而五大议题工作组都将看到浙江企业家的身影。浙商,已从草根浙商转型为世界浙商,正日益自信地活跃在全球经济舞台。

    作为此次B20峰会的嘉宾,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继胜对笔者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浙商正逐步走向世界舞台,并积极寻求话语权。这次他还将作为基础设施组的代表提出方案。

    “也许有人要问:莱茵体育与基础设施有什么关系?殊不知,基础设施这个门类中,全球范围内的体育基础设施可是一个巨量级的资产,比如世界各地的奥运场馆,百万亿级美元的资产就沉淀在那里,这是基础建设方面很大的课题。另外,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们还将在这次会议上讲地缘的电网建设,比如向东南亚地区进行电力输出等问题……”

高继胜先生的描述让人领略了一名浙商的国际化视野与情怀。事实上,随着浙江企业全球化布局的逐步展开,一个真正的跨国公司群体已经呼之欲出??  

 深耕美国市场的万向集团,从2000年开始先后并购了美国舍勒公司、纳斯达克上市公司UAI、英国AS公司和美国A123公司等多家海外企业;华立集团收购了美国太平洋系统控制技术公司、太平洋商业网络公司以及飞利浦集团位于美国的CDMA移动通信部门……盾安集团、均胜电子、三花控股等浙江上市公司亦频频出手海外并购;而阿里巴巴、复星集团、吉利控股集团等浙商企业更是演绎了中国企业国际化战略的经典案例。

    人们有理由相信:当浙商群体逐渐登台世界,并取得话语权的时候,浙江经济或者以浙江为代表的中国经济的内生力量足以支撑中国经济的后续发展。

 

从“温州模式”到“杭州模式”的进化

 

    90年代中期以来,以发展个私经济为主的“温州模式”一度成为“浙江模式”的代名词,代表着中国经济市场化的方向。

    近年来,以“杭州模式”为代表的浙北模式日益受到社会关注。特别是这次G20杭州峰会的胜利召开,使“杭州模式”大放异彩,甚至有人惊呼杭州将因此跻身中国一线城市,或者世界级城市。

    事实上,过去曾有学者把浙北经济划到苏南模式的范畴。理由是杭、嘉、湖及宁波等浙北地区的经济发展与苏南模式一样,发端于乡镇企业;笔者却以为,虽同是发端于乡镇企业,但地方政府的“有为”与“无为”;以及企业主体的市场化机制不同,决定了以“杭州模式”为代表的“浙北模式”从苏南模式中分野出来。

    如果要比较,可以说“杭州模式”更具活力;其科技、文化与创新的元素更加鲜明。“在杭州点击鼠标,联通的是整个世界。”习近平主席口中的杭州,不就是名副其实的“创新活力之城”?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今年上半年,杭州的GDP增速位列副省级城市首位;其中,信息经济贡献率逾50%。杭州,以逆势飘红的经济业绩向世界展示了其独特的魅力。

    笔者想强调的是:融合了“温州模式”和“杭州模式”的浙江生态,在于政府只是顶层设计和制度供给、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换句话说,政府只做宽容、高效的市场培育者。

    以杭州为例,近年来杭州加快了国际化的步伐:2008年,“城市国际化”战略被列入杭州城市发展“六大战略”;20155月,《杭州市加快推进城市国际化行动纲要(2015-2017年)》公布;2016711日,《关于全面提升杭州城市国际化水平的若干意见》获通过,明确到本世纪中叶把杭州建设成为具有独特东方魅力和全球重大影响力的世界名城。有了这样的顶层设计,杭州在改革上大步向前。比如对信息产业的扶持,政府出台了27条人才新政、设立了20亿元的信息经济产业投资基金、建立了企业“一对一”服务专员制度等。一系列的精准服务,为杭州信息经济生态圈的完善奠定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正所谓“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建设开放型经济,也呼唤更开放的城市气质,这正是G20峰会给予杭州的启迪。而“杭州模式”的兴起,也凸现了地域政治、地缘文化与地域经济的关系。无疑,G20杭州峰会,将赋予浙江精神以新的时代内涵,这片热土将再度“用创新钥匙打开增长之锁”。

    经济学家吴敬琏曾说:杭州是中国最有可能成为硅谷的城市。在他看来,杭州具有行政干预少、观念新、机制灵活、高校科研实力较强、气候和生态环境好等综合优势。若此,一个睿智而善于服务的政府积极营造市场主体与创新主体能够自如生长的环境,终使成千上万勇于创业创新的企业主体脱颖而出。这样的经济生态??“浙江生态”,能不超越以往的“温州模式”与“苏南模式”,成为中国经济界最值得借鉴与品味的新生态?

    “让我们以杭州为新起点,引领世界经济的航船,从钱塘江畔再次扬帆启航,驶向更加广阔的大海!”这是习近平主席对世界经济的期待,也将是中国经济努力的方向。

(本文作者为浙商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