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年并购超千起 浙江上市公司...
 
三年并购超千起 浙江上市公司"借梯登高"促转型
| [<<] [>>]

三年并购超千起浙江上市公司"借梯登高"促转型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在线记者甘居鹏  编辑: 郭涛

 

  编者按:钱塘自古繁华。发达的商品经济,不仅为浙江创造了巨大的民间财富,也使得浙江成为全国金融最活跃的地区。

  经过多年的金融改革,浙江在金融创新领域创造了多个“第一”和“首创”;钱塘江金融港湾规划的落地,更为浙江金融的发展铺设了宏伟蓝图。

  作为浙江重点打造的八大万亿级产业之一,浙江金融不断壮大,金融创新风起云涌。与此同时,作为实体经济的“推进器”,浙江走出了一条金融与实体并重的共融共生之路,成为浙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强大的推动力量。

 

  浙江改革·金融力量①:直接融资7年提4融资变化成浙江经济转型“催化剂”>>

  浙江改革·金融力量②:首批五家占其二浙江民营银行助力小微企业促普惠>>

   116日,浙江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到,支持有条件的企业瞄准先进技术、知名品牌、“专精特”企业开展跨国并购,高水平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推进浙商国际价值链新布局。

 

  吉利并购沃尔沃、万向集团收购菲斯科、浙江卧龙集团并购ATB、浙江龙盛并购德司达……近年来,浙江越来越多的企业正以并购或资本投资布局海外市场。从2010年并购80起、122亿元迅速发展到2015年的355起、1619亿元;2016年前11个月,全省共有166家上市公司实施并购332次、1497亿元。

 

  而在并购大方向的选择上,浙江优先考虑海外并购。从2012年到2014年,浙江上市公司共实行了37起海外并购案,并购交易总价是62亿。2015年浙江上市公司共实行海外并购案30起,涉及资金124亿。2016年前三季度,浙江跨国并购项目145起,同比增长62.92%,备案并购额96.25亿美元,同比增长5.92倍。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的海外并购99%由民营企业发起,目标企业80%分布于欧美日等发达市场,目标企业70%集中在机电设备、汽车及零部件、生物医药等先进制造业领域。他们通过并购海外优质资产,迅速提升在全球细分领域的话语权和定价权,成为区域经济转型升级的中坚力量。

        借船出海浙企掀起海外“并购潮”

 

      201612月,浙江省召开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推进会。

  为什么浙企不顾艰难和风险,热衷于海外投资和并购?

 

  浙江拥有众多民营企业,资本雄厚,在浙江上市公司群体中,有50多家企业随时可以拿出10亿元以上的现金,平均数以上的上市公司资金相对充裕。但浙江长期以来以中小企业为主,缺乏技术积累,产业结构调整不够快,成为制约转型发展的障碍。

 

  而并购可以得到新的产业、资源和提升,借助资本的力量,在全球配置资源,集中先进的生产力,从而快速提升核心竞争力,正所谓“借船出海、借梯登高”。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第六次并购浪潮正在到来。万达收购美国传奇影业、海尔接收了美国通用电气的白色家电、海航集团收购美国信息技术企业英迈公司、中化集团并购瑞士先正达……在过去一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案例不胜枚举。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扮演重要角色的浙江上市公司,自然不会缺席。

 

  并购的效果显而易见。2016年上半年,宁波均胜电子收购美国的KSS和德国的TS,一跃成为全球最重要的汽车电子核心企业之一,实现了“弯道超车”。数据显示,均胜电子2015年产值超8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预计到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将突破300亿人民币。

 

  除均胜电子外,浙江其他的上市公司开展跨国并购也十分活跃。

 

  20168月,传化股份(现名“传化智联”)收购荷兰TPC Holding B.V.(拓纳化学)。传化化学集团总裁、传化股份副总裁周家海所理解的并购,是“1+1大于2”。他认为国际化是中国企业的必由之路,收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提升国内外的市场份额,加快国际化布局进程。

      扩大试点上虞经验将复制到全省

 

卧龙集团展厅里来自意大利的机器人。通过并购重组,卧龙集团已逐渐走向全球电机NO.1的目标

  从上市公司的数量上看,杭州、宁波、绍兴等地名列前茅。其中,拥有11A股上市公司的绍兴上虞,尤其令人瞩目,它被定位为全省“上市公司引领产业发展示范区建设试点”。

 

  上虞的具体做法是:以上市公司为主体,以资本为纽带,以并购重组为主要抓手,通过上市公司围绕并强化主业进行并购重组,提升产业层次,延伸产业链前后向投资集聚,进而带动板块经济向集群经济转型。

 

  精于资本运作的上虞上市公司群体,近年来在海外并购中手段愈发娴熟。

 

  浙江龙盛是目前上虞市值最高的上市企业,在完成对全球染料市场领导者“德司达”的并购后,掌握了1900多项专利,一举跃升为全球染料行业的龙头企业。

 

  另一个案例是,2011年卧龙电气并购欧洲第三大电机制造商ATB集团,整体实力提高了将近15年。

 

  “近几年通过并购重组,浙江制造水平已经大幅提高。海外并购是加快经济转型的一个重要手段,通过并购掌握先进技术的海外公司,大大缩短自主研发时间,结合中国的生产成本优势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提高全球市场的开拓能力。”卧龙控股集团董事长陈建成对记者说。为了成就全球电机No.1的愿景,他甚至瞄准了美国雷勃电气公司这样的全球大企业。

 

  目前,浙江正在将上虞市示范区扩展到绍兴全市域,此外,还将推进杭州西湖区并购金融集聚区建设。

 

  “上虞经验可以复制到更多地方,特别是在绍兴、宁波、台州、嘉兴等地区。扩大试点,探索一种可行的新模式,通过上市公司的投资和并购,来引领地方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最终拉动经济增长。”中国并购公会浙江分会会长龚小林表示。

组团并购浙江握住主动权制高点

 

浙江上市公司与德国企业投资合作对接会现场。

  出海之路波涛汹涌,并购也不总是一帆风顺。

 

  龚小林给出了两个“70%”的数字:从国际市场的并购经验来讲,70%的并购交易是和上市公司是有关联的,并购成功的概率是30%-40%,这意味着失败的概率是60%-70%

 

  “并购不是像买卖商品那么简单,从风险的角度上讲,很多上市公司的并购是区别于投机性和随机性的。”龚小林说,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上市公司群体在海外并购、投资经验还不是很丰富,对海外并购的认知和对标的物所在国家的法律、财务、营商文化的了解不够深入,导致交易完成后不能如期实现预期目标,或者交易出现风险,“不成功并不一定是指交易没完成,而是交易完成后并没有实现预期的整合,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甚至经营陷入泥潭。”

 

  浙江也总结了海外并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一是部分上市公司缺乏清晰的公司发展规划;二是中介机构与上市公司信息不对称;三是一些市县政府对并购重要性、紧迫性认识不足,缺乏有力的工作支持,尤其是缺少有力度的鼓励境外并购项目回归的政策;四是省级层面对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海外并购项目的协调支持有待加强。

 

  浙江下一步怎么做?龚小林认为,首先要发挥政府引导的作用,通过市场化平台来整合资源、促进交易。“个案的成功,不代表整个浙江上市公司群体的成功。我们将组织更多的企业做交流,对成功的案例和不成功的案例都做研究,总结经验。”

 

  事实上,浙江更多的政策在引导海外并购。早在2010年,浙江就制定出台了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引导政策;从2013年到2016年,浙江省已经连续4年召开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推进会;打造跨境并购高端交流平台、企业与中介机构合作平台,组建行业性并购基金,发起成立浙江省投资并购联盟等。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