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不得不说——写在《古人今人...
 
不得不说——写在《古人今人共一月》读后
| [<<] [>>]

不得不说

——写在《古人今人共一月》读后

                                                     徐王婴

通过朋友的关系认识了成名较早的诗人,又兼具画家、书法家身份的何首巫老师。之所以“攀附”大家,是因为对自己的诗歌不够自信:“我的诗歌到底够不够得上结集成册的水平?”,这对于我,一个从未给诗歌类报刊、杂志投过稿,从未参加过文坛活动的小字辈,当属正常心理。

没想到何首巫老师在百忙当中竟真的静下来看了我的诗歌,还千里迢迢寄来了特地为我的诗集所写的洋洋洒洒五千言的序言。

捧读这样的序言,感动之情蔓延成一种浓郁的气氛,让自己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因为,有人看了我的诗歌,而且看得很认真,更重要的是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

而感动的同时便很有些诚惶诚恐——因为,作序者用了大量的篇幅“回望”历史上成名女诗人。这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诗作者是否自比历史上的名人?

有朋友劝我在发表时将序言的第一段落给删去。我掂得出,提出这样建议的朋友,内心里怀了极真诚的关爱。我也知道:被捧得越高,会摔得越重。做为一个初学者,过多的被人誉美,是极危险的。

但我想,那样做非但是对作序者的不尊重,也是对作序者的不理解。事实上,当我认识作序者的时候,他已经是中国画坛颇有影响的画家。诗歌、小说,是他曾经耕耘多年,又像陈年老酒一样储存于心的执着之梦。他对诗歌创作,内心里仍怀了极大的热爱。他之所以肯静心来读我的诗歌,而且给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字辈作序,实是因为他对诗歌艺术的执着之爱。

也许,因为我是一个“圈外人”,竟有勇气拿了诗歌找他作序,这让他这个久在文化圈里的艺术家很有些意外。也许,是我不讲究诗歌的章法,不懂得诗歌的艺术技巧,而任凭内心的真情流露,触动了他这个“鲁迅文学院”的老师敏感的神经。使他寄希望于平凡如我的“圈外人”大胆地去追求艺术的境界。

说来惭愧,直至阅读这首序言之前,我都没有很好地阅读和梳理过历代女诗人的作品。从这个角度上说,何老师的序言至少对于我,已经起了很好的作用——催我学习,真正静下心认认真真地学习。而我的“从没想过要成为诗人,也不想成为诗人”的“自然主义”的态度在何老师的敦促之下有了反省。此刻的我才幡然醒悟:我的“任其自然”的态度里竟有些对诗歌艺术的大不敬!“横看成岭侧成峰”。何老师的序言,提出了对历史女诗人的回望。对我,是赞誉还是中肯的批评,我心里有了真正的答案。

检点自己,诗歌读得很少。历史上的女性诗歌,只读过李清照和秋瑾的诗歌,喜欢李清照的婉约、细腻与凄美;也欣赏秋瑾的豪放、大气。现代女诗人,也只读过舒婷和席慕荣的诗歌。当年还背诵过舒婷的《致橡树》与《我的祖国》等。她们的艺术造诣和成就令人景仰与崇拜!

尊敬与景仰并且崇拜,对于名家、大家怀着景仰之情的同时,我找回自己的平常心。我的理解是:无论历史还是当代,成名的诗人们之所以有诗篇流传于世,是因他们怀了对人生的热爱,是他们的思想之花、智慧之果、情感之树真切地打动了人类的心灵。而成名与否也许并非他们人生追求的目标或者人生真正的意义。而真正的智慧者,更不会用自己的成名为后来者设置信心的栅栏。

仰望历史与当代优秀女诗人创造的一座座“珠穆拉玛峰”,我的内心里涌起一轮满月的青辉:此刻,我感受到了她们的心跳,也感受到了她们对于像我这样的平凡者的善意与希冀——站立山颠的人是热切希望山底有更多的人能够鼓起勇气往上攀援的。

于是,我自豪地说:我对生活的热情,对生命的关爱,我的热诚与童真,使我在人格上与她们站在了平等的地位——虽然,她们的艺术造诣令我难以望其项背,虽然我永远不会改变对她们的敬仰之情。

 

人类,总有一些通感。古人、今人,名人、凡人,心中的名月一样的婉约、一样的温柔妩媚。如果说,名家用她们的艺术创作和迷离的意境感染人,给普通人以美的享受;那么,我用童真而直白地语言告诉历史和当代的名家:简单也是一种美!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