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李稻葵:2016是经济关键之年...
 
李稻葵:2016是经济关键之年 股市在下半年有望走稳 
| [<<] [>>]

李稻葵:2016是经济关键之年股市在下半年有望走稳 

2016-3-2 21:44:00

  227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第27期在北京举行,论坛每个季度召开一次,此次论坛主题为“走出雾霾”。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论坛上表示,论坛主题中的雾霾指的是信心上的,观点上的雾霾,有些可能是来自于金融市场上的波动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雾霾,同时包括环境上,传统意义上的雾霾。“这样的主题好像跟经济并不直接的搭界,但是从中国经济运行情况来看,的的确确我们处在各种各样的雾霾的困惑之中,这个困惑既有来自与国际上各种各样唱衰的声音,也有来自于金融市场各种不同预期的困惑。”

  他指出,2016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结构调整开局之年,的确中国经济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但是,中国经济在2016年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如果今年一系列的改革能够到位,如果今年国家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重大措施,包括去库存和产能能够到位,如果新型城镇化各种措施能够到位,国有企业改革能够出现落地政策,我们认为2016年下半年,最晚2017年上半年,这一轮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周期应该有可能筑底”

  2016年特别要注意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包括汇率和股市。李稻葵认为,经过合理管理预期,合理管理资本流动,汇率在2016年能够保持基本的稳定,贬值不会超过5%,对一揽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他进一步指出,如果汇率能够稳定,改革措施能够到位,下半年增长形势能够稳定,股市上半年大幅度波动的态势,到下半年也许能够平稳下来。“总的来说中国股市的发展,应该说在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的情况下,应该逐步走向健康。”

 

  以下是实录全文:

  李稻葵: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下午好!

 

  我是清华大学的老师李稻葵,我代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欢迎大家参加中心的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这是我们第27期的经济论坛,每个季度召开一次论坛。这一期论坛的题目叫走出“雾霾”,雾霾指的是信心上的,观点上的,有些可能是来自于金融市场上的波动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雾霾,当然我们的雾霾也包括环境上,传统意义上的雾霾,也是我们讨论的一个话题。今天非常高兴请来了来自于世界各地的,非常资深的,会带来精彩观点的嘉宾。他们是来自于纽约的索罗斯经济基金管理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Wiegand先生全国人大常委中科院中级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博士,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先生,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财新智库首席经济学家何帆博士,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在听众席上,还有很多来自长期关心支持我们中心发展的各个机构很多代表,包括BP中国,施耐德,交通银行(5.310 0.13 2.51%)等机构的嘉宾。

 

  这次论坛战略媒体合作的伙伴,央广经籍志声,贵州卫视论……道本次论坛的题目叫走出雾霾,听起来有点文学味,好像跟经济并不直接的搭界,中国经济运行情况来看,的的确确我们处在各种各样的雾霾的困惑之中,这个困惑既有来自与国际上各种各样唱衰的声音,也有来自于金融市场各种不同预期的困惑,从国际上来看,最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国经济的走势引发了很多的关注,在国际市场上有一股非常强劲的唱衰之风,索罗斯先生一段时期以来,尤其是达沃斯论坛召开之中,对中国经济发表了一系列,观点非常鲜明的一系列的论调,他的基本观点中国经济会硬着陆……全球金融危机的一个策源地,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会引发新的一轮国际金融危机,危害程度,剧烈程度恐怕超过2008年,这是索罗斯先生的原话。

 

  在达沃斯论坛期间他专门组织了一场围绕了他的论坛,过去由记者提提问,这一次自己发言了,他多么想表达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之心。有人讲当今中国经济走势是全球最不确定的要素,这些大大言过其实了,今天我们请来了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前任首席经济学者,他的观点跟当前索罗斯的观点完全不一致,能够从各种角度来分析索罗斯的观点,来证明他的观点为什么不一定正确。雾霾还来自于自己金融市场的波动,今年一月份,上海综合股指下降了20%以上,全球来看1月份的股指下降的程度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全球平均股指下降的程度都在10%以上。所以国际上也有一股来自金融市场的唱衰之风,或者非常负面的观点。上个星期我们的股指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动,股民们对于证监会领导层的变化给予了很高的希望,在星期一出现了2%的上升,到了星期四出现了6%以上的股指下跌,表明了中国……这就是我们这次论坛召开的基本背景。

 

  怎么办,有什么样基本的观点,我们中心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所以再次我想借用大家一点时间,在各位嘉宾上台来对话之前,我想讲一下我们的基本观点,我们认为2016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结构调整开局之年,的的确确中国经济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来自于国际,来自于金融市场的,但是总体上讲,中国经济目前的运行态势,我们总结是有三有,第一是有底气,第二是有办法,第三是有亮点,这三有必须牢记在心。

 

  为什么说有底气?因为中国经济尽管经过了将近40年的快速发展,到今天我们仍然是一个增长潜力巨大的经济体,因为中国经济目前的人均发展水平,在全球范围来看,顶多处于中游,人均发展水平与经济发达国家相比,只有人家的五分之一,而且今天中国的经济尽管碰到了各种困难,但是最基本的三大因素,经济增长的三大因素,仍然与我们在一起,第一是稳定的,支持市场经济发展的政府,这一点是至关重要。

 

  第二,持续增长的人力资本,这其中既包括劳动力的受教育水平的持续提高,也包括劳动力健康水平的持续提高。劳动力的健康水平持续提高,本身就相当于劳动力供给在提高,设想一下一个身体不太好的,50多岁的蓝领工人,他的身心状况还不如一个到了退休年龄一个正常的劳动力可以相比,所以健康水平至关重要,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测算,我们发现今天的中国经济平均劳动力的健康水平相比20年前,相当于年轻了5岁,所以不能只谈人口老龄化,还要把健康水平放进去。

 

  受教育水平不断提高,去年18-22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有38%的人在读大学,或者已经大学毕业,也就是说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达到了38%,其中特别有意思的是个别省份超过了50%,比如说吉林省52%之高,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也有一些朋友讲,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但是我相信一个就业困难大学毕业生,也没有……一个普通工人对于经济的贡献,对于个人未来生活的发展而言,他的状况来得更好。所以受教育水平非常重要。

 

  第三个因素,中国经济持续是对外开放的,在经济学研究里面有一个基本的道理,就是你跟谁进行国际贸易和投资,你就会像谁,你跟发达国家搞国际贸易,搞吸引外资或者投资,就是跟他看齐,今天中国经济毫无疑问是全球第一大的开放体,从国际贸易到投资,不仅吸引了大量外商直接投资,对外投资现在势头也很猛,这两个投资基本上是同步,今年吸引的外资和出去投资的数额基本上是同步的。通过国际贸易和投资逼着中国经济必须转型升级,逼着我们的企业必须形成……过去70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这三件事情做对了,一个经济体一定会持续的,不断的上升,一定能够最后实现现代化。

 

  第二个是有办法。中国经济虽然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应该是有办法的,有什么办法?中央政府提出了2016年要干五件事情,比如说去库存,房地产的库存要下降,我们发现房地产库存下降的这个任务,今年应该能够取得一定的进展,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房地产的情况实际上是多元化的,一二线城市库存情况一点都不严重,相反短期还必须加强投资。比如说上海市只有三个月的库存,北京是九个月,所以一线城市,还有部分的二线城市,我们分析到今年年中还迎来房地产投资开发的热潮,只有这样子才能稳定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的房价,否则又会是一个经济和社会问题。所以房地产去库存今年会取得一定的进展。

 

  三四线城市库存比较严重,怎么去库存,从方向上讲我相信已经找到了办法,从方向上来讲必须加快城镇化,必须想方设法让农村的,暂时还没有进城的人口非常高高兴兴,非常请愿到城里来定居,解决他们的子女受教育,解决他们的医疗的问题,这不仅是一个供给侧的改革,也是需求侧的改革。农村居民能够进城定居,我们的内需会提高,通过他们进城定居之后,就业劳动力供给会提高,也是供给侧改革。所以我想特别提醒大家对于中国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要误读,很多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直接等同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英国萨尔瓦多人……完全不同,供给学派当时只强调两件事情,一个是减税,一个是放松管制。今天我们要进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远远不只减税,远远不只放松……需求也上去了。

 

  第二是去杠杆,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重要的任务,中国经济总体上来讲宏观杠杆率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里面并不突出,并不是最高的,一般认为整体的债务水平占GDP250%,跟美国基本一致。而日本高达400%以上,还有很多国家超过我们的水平。应该说在中国经济目前运营状况而言,250%GDP的杠杆量并不高,因为中国国民储蓄率非常高,按官方统计,储蓄率是50%,我们自己测算是38%,即便按照38%国民储蓄率,也比美国国民储蓄率高出一倍以上。所以储蓄率高了,很多老百姓(43.410 1.67 4.00%)希望存钱,就自然有人喜欢借钱,必然有人去还钱,所以储蓄率高的国家,杠杆率适当提高一点,不仅不是违反规律的,应该是提高效率的一个表现。而关键我理解去杠杆的核心在于调杠杆,在于要适当把一些企业界的债务加快进行重组,包括企业借银行的钱,这是去杠杆的核心,和西方的去杠杆不能简单进行比较,我们的关键是调杠杆,中央政府的债务还需要提高一点,没有一个巨大的,流动性非常强的国债市场,很多金融方面的运作很难运行。

 

  再是减成本,关键主要是两件事情,一个是融资成本要下降,因为现在很多企业是通过以极高的利率去借钱,对他们的运营产生了极大的困难。第二个方面就是与劳动用工相关的一些税费,现在非常之高,一般来讲雇一个工人如果花一块钱,需要花45毛钱相关五险一金的利润……。还有补短板,关键是扶贫,今年应该能取得很大的进展,总体来讲7千万的贫困人口,如果要精准扶贫,所花费财政的支出是有限的。不到一千亿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问题,就歼是要有机制,总的来讲补短板的任务应该今年取得重大的进展。

 

  国家还提出要去产能,国务院发了一个指导性的意见,希望在未来五年之内,减少钢铁和煤炭行业10%左右落后产能,我们也做了一些仔细的分析,我们的观点这一方面的步伐也许可以加快一点,力度可以大一点,因为花五年时间减少10%的产能,对于整个去产能的帮助还是力度不够大。我们认为现在去产能的条件比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经济那个时候的纺织行业去产能,比这个来讲挑战少得多,困难小得多,因为现在就业形势非常好,银行财政运营状况比99年强得多,如果拿出当时的决心来去产能,应该能取得重大的进展。

 

  第三个是有亮点,中国经济我们分析,应该说实体经济运行开始出现了上行的苗头,去年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非金融部分是6.3%。从去年整体运行的情况来看,到下半年有所提升,这个势头在今年12月份,各种角度数据来判断,持续在延续,在持续的发展,就是实体经济上升的态势在逐步的回升。去年拉动了中国经济增长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金融,去年金融业占到整个经济权重是9%左右,而金融业去年附加值高达15.9%,接近16%,这是一个巨大的拉动力,今年我们估计金融行业由于股市的波动,可能会放缓,交易量也许有一定的萎缩,所以今年的金融业不应该指望它保持去年16%的增长,金融业对今年经济的拉动相比于去年可能有所放缓,但是实体经济的回升,回暖正在进行,包括固定资产投资有所上升。

 

  第二个亮点,今年房地产行业投资开发的速度,我们预计到了6月份,应该会见底,应该会回升,去年房地产投资开发的增速到了12月份是零增长,通过各种分析这个零增长不可持续,因为很多城市的库存已经很低的,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今年166月份无论如何房地产投资开发的增速回归到正增长,我们预计全年大概是5%左右,这个能够像我们预期到位的,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应该跟去年基本上能持平,甚至于略有提高。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我们分析基础设施略有提高,房地产有回升,制造业可能有所下降,总的来说基本持平,或者略有上升。

 

  第三个亮点,16年下半年我们期待中国经济增加200万的新生婴儿,来自二胎政策的改革,这200万的婴儿都是出生于最盼望婴儿的家庭,我们期待出现200万个幸福的婴儿,也能够不成比例的拉动中国经济的消费,因为这些婴儿都出生在好几代人共同呵护的家庭,我们预测二胎政策能够占GDP0.2%消费的增长,我们共同期待。

 

  总的来说,中国经济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如果今年一系列的改革能够到位,如果今年国家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重大措施,包括去库存和产能能够到位,如果新型城镇化各种措施能够到位,国有企业改革能够出现落地政策,我们认为2016年下半年,最晚2017年上半年,这一轮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周期应该有可能筑底,这个底部就到达了。6.7%的增长速度有可能筑底,我们这个判断是有条件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改革措施必须到位的,尤其是新型城镇化,尤其是国有企业改革,这些改革能到位,中国经济增速到2016年底能够筑底。2017年会比今年国际……2018年中国经济的增速不但稳住,而且略有回升,如果这个态势能够形成,那么十三五的规划真正有了一个非常好的起步。到2020年第一个百年伟大目标,应该说能够实现,奠定了一个重要的基础。

 

  所以我想2016年是一个值得大家共同期待的一年。这个过程中,2016年特别要强调的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包括汇率问题,还有股市的问题,我们的基本观点汇率问题是完全能够经过努力,经过合理管理预期,合理管理资本流动,是能够解决好的,汇率在2016年保持基本的稳定,贬值不会超过5%,对一揽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如果汇率能够稳定,改革措施能够到位,下半年增长形势能够稳定,股市上半年大幅度波动的态势,到下半年也许能够平稳下来,总的来说中国股市的发展,应该说在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的情况下,应该逐步走向健康。

 

  最后在两会即将召开之前,我们一起展望,一起期待两会能够给我们的经济,给我们的股市带来一些亮点。特别期待在两会期间,“十三五”规划基本的蓝图能够跟社会公众见面,希望通过这个蓝图的展示,能够给我们的社会经济各界带来一轮新的信心。我们也特别期望通过开两会,通过两会期间政府相关的领导,和两会代表和委员见面,能够把中国经济和社会所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拿出来讲,大家共谋解决之道,真正通过开两会拿出一些措施,让百姓,让投资者能够看到更多的希望。

李稻葵:2016是经济关键之年股市在下半年有望走稳 

2016-3-2 21:44:00

  227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第27期在北京举行,论坛每个季度召开一次,此次论坛主题为“走出雾霾”。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论坛上表示,论坛主题中的雾霾指的是信心上的,观点上的雾霾,有些可能是来自于金融市场上的波动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雾霾,同时包括环境上,传统意义上的雾霾。“这样的主题好像跟经济并不直接的搭界,但是从中国经济运行情况来看,的的确确我们处在各种各样的雾霾的困惑之中,这个困惑既有来自与国际上各种各样唱衰的声音,也有来自于金融市场各种不同预期的困惑。”

  他指出,2016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结构调整开局之年,的确中国经济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但是,中国经济在2016年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如果今年一系列的改革能够到位,如果今年国家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重大措施,包括去库存和产能能够到位,如果新型城镇化各种措施能够到位,国有企业改革能够出现落地政策,我们认为2016年下半年,最晚2017年上半年,这一轮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周期应该有可能筑底”

  2016年特别要注意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包括汇率和股市。李稻葵认为,经过合理管理预期,合理管理资本流动,汇率在2016年能够保持基本的稳定,贬值不会超过5%,对一揽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他进一步指出,如果汇率能够稳定,改革措施能够到位,下半年增长形势能够稳定,股市上半年大幅度波动的态势,到下半年也许能够平稳下来。“总的来说中国股市的发展,应该说在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的情况下,应该逐步走向健康。”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