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天勇 :境外消费太多会导致...
 
周天勇 :境外消费太多会导致经济下滑
| [<<] [>>]

       境外消费太多会导致经济下滑

                    20160623  作者:周天勇

 

  如果服务贸易中进口大于出口,甚至是巨额的逆差,则表明中国相当大的服务,包括连带的购物等,没有在中国内部消费,而是在国外得以实现。国内向国外漏出的消费需求规模越来越大,成为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很强的一个下拽力量。

 

 

 

  改革开放30多年来,由于传统的工业化过程行将结束, GDP结构中服务业增加值比例则会逐步,甚至是快速上升。这就意味着在我们的对外经济中,还面临一个新的问题,即服务贸易出口能否随着GDP结构的轻型化而同步增长,甚至快速增长?服务贸易进出口能否平衡?如果一个GDP结构向第三产业扩张的国家,其服务贸易出口增长缓慢,并且服务贸易进出口长期逆差,甚至逆差过大,也会成为拖累经济增长下行的越来越重要的因素。

 

  首先,我们看出入境旅游贸易逆差。入境游客,由于空气和水等环境污染,对食品安全的担心,再加上一些地方门票价格过高、套票过多、捆绑销售,旅游秩序混乱和宰客现象时有发生等,从2005年的1.2亿次,上升到2007年的1.3亿人次后,负增长了两年;随后到2011年入境旅游最高规模达到1.35亿人次,2012年开始又负增长,到2014年下降到1.28亿,2015年上升到1.33亿。

 

  但是,在有关统计的文献中,2015年入境消费,突然比2014年上升了128%,很难以理解。同样是上述原因,加上到国外旅游生态环境优美、性价比合适等,导致一部分国内游客弃国内市场而出境游,人数激增,从2005年的3100万人次,规模快速增长到2015年的1.28亿人次。当然,需要客观指出的是,近几年,中国各级政府大力整治上述问题,加上产业结构的调整,旅游的社会、市场、生态等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观。

 

中国游客出入境及旅游贸易情况中国游客出入境及旅游贸易情况

  因此我国在旅游贸易方面,造成了巨额的逆差。中国大陆出境游客与国外入境游客的一个区别是,除了欣赏景观、休闲度假外,购物支出在旅游消费中占比较大。如20132015年,中国大陆出境旅游总支出为1290亿、1550亿和2920亿美元,而同期境外游客人数虽然多于中国出境游客,但是其旅游消费总支出仅为517亿、515亿和1176亿美元;逆差分别为773亿、1035亿和1744亿美元。

 

  当然,还有更大数据的研究,英国金融时报旗下的机构估算,2014年中国游客在外支出总规模竟然高达4980亿美元,若按此计算,当年仅旅游贸易逆差一项,就为3430亿美元之巨。

 

  其次,教育贸易也存在着巨额的逆差。中国的高等教育存在着许多问题:(1)学生所学与以后就业、职业和事业无关无用的知识,占所学全部课程比例过大,浪费了大学珍贵的学习时间。(2)教师灌输,死记硬背;案例教学和启发讨论式授课少;一些学校教师再培训和再学习缺乏,教材陈旧,所授知识不能及时更新。

 

  (3)大学党务行政教辅勤杂等人员比例过大,学生交费中,这些人员所占用消耗的部分过多。家庭对子女的高等教育投入成本并不小,但是,获得的教育效果较差。(4)国内大学生毕业,许多学生所学知识与社会所需脱节,实操和创新能力不足,就业难,在家待业啃老的不少;一些就业大学生的工资报酬水平,比农民工的收入水平还要低。因此,许多中国居民,选择将子女送出国接受高等教育。从趋势看,不仅规模不断扩大,并且正向低龄化发展。

 

  2015年,中国大陆出国留学在校生172万人,而在中国大陆留学的在校生只有39.8万人。中国学生在国外留学,学费、交通费、居住、生活等费用,大体人均在年40万人民币左右;而来华留学学生,其学费和生活费等,最高人均年10万元。中国在外留学生总支出折美元约为1058亿美元,而来华留学生部支出折美元则仅约为61亿美元。按此计算,每年我国的教育贸易逆差为997亿美元。

 

  中国留学生除了本人在外消费支出外,相当多的,其家人入学陪送,期间探望,甚至有的陪读,毕业参加典礼,甚至有的家庭在留学地购置房产,使其居住。以上所列支出规模至少为留学费用的20%左右。因此,2015年中国教育贸易逆差在1200亿美元左右。

 

中国出境留学和入境留学情况中国出境留学和入境留学情况

  再次,在其他服务贸易中,逆差规模也很大,而且趋势不容乐观。(1)信息与互联网服务贸易中的服务器租赁费用,由于是美国为主的单极网络体系,域名虚拟空间资源不在我们手中等,我们每年需要支付巨额服务器租用等费用。(2)健康医疗等服务贸易中,国外健康养老医疗服务销售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快速上升,许多中国高端企业家、银行家和白领高管,聘请国外保健师和医生,还有的出国养老。

 

  (3)文化产品贸易方面,虽然现在是顺差,但是规模很小。然而,中国对国外文化产品的潜在需求却十分强烈。如果文化产品进出口放开,国内体制导致的文化产品出口竞争力较差,包括国内竞争力也较弱,可能会受重创。(4)金融和其他衍生品贸易方面,人民币还不是国际货币,得不到发行的铸币税利益,发行人民币国债的成本较高,外汇储备中各种国际货币对人民币贬值的风险较大;期货等贸易,许多产品定价权不由中国主导;许多国际金融投资,不成功的交易也不少。

 

  据商务部服贸司统计,2015年,中国服务进出口总额7130亿美元,同比增长14.6%,增速比2014年提高2个百分点。其中服务出口2881.9亿美元,增长9.2%;服务进口4248.1亿美元,增长18.6%;服务贸易逆差1366.2亿美元。我认为,这个数据可能对服务进口统计不全,因为教育、旅游、医疗卫生、购物等等,其统计与旅游、教育、卫生、文化影视出版、出入境管理等多个部门有关,并且有关统计部门也没有科学和权威的抽样调查数据。

 

  实际上,对国内服务产业领域,其创业、投资、建设、经营的体制障碍诸多,国有为主垄断模式,活力不足、效率较低、竞争力较差,造成的贸易逆差,以及进一步放开服务业后如果不改革造成的重创,目前国内经济学家们可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和投入精力去研究,也可能还没有引起高层决策者的重视。

 

http://d1.sina.com.cn/201605/03/1417506.png

  但是,在实体经济比例在GDP结构中下降,毕竟是一个不可抗拒的趋势,如果这样的演变过程中,对外服务贸易的逆差越来越大,那么,肯定会严重拖累和影响国内经济增长的速度。比如,2015年仅旅游和教育两项服务贸易逆差就高达2900多亿美元左右,就是将其他服务贸易逆差最保守估计1000多亿美元,总计就是4000亿美元左右的贸易逆差,占2015年我国GDP总额67.67万亿人民币的3.8%

 

  毫无疑问,虽然我国整体的贸易统计不完整,但服务贸易也是国民经济进出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服务贸易中进口大于出口,甚至是巨额的逆差,则表明中国相当大的服务,包括连带的购物等,没有在中国内部消费,而是在国外得以实现。

 

  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2015年按最保守估计,中国26000亿人民币服务及购物消费需求向国外净漏出。从表2和表3中的数据,以及对其他出境消费趋势的判断看,2008年以来,旅游消费、教育消费、购物消费、医疗健康养老消费大举向外流失,服务贸易逆差增长在加速,说明国内向国外漏出的消费需求规模越来越大,成为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很强的一个下拽力量。

 

  (本文作者介绍: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www.01face.com E-mail;xwyzj@126.com

浙ICP备05024874号